<code id="i5b76"></code>

    <strike id="i5b76"></strike>
      <th id="i5b76"></th>

            <object id="i5b76"><nobr id="i5b76"></nobr></object>
            <strike id="i5b76"></strike>
          1. <code id="i5b76"><nobr id="i5b76"><sub id="i5b76"></sub></nobr></code><code id="i5b76"></code>

            <object id="i5b76"></object>
              <strike id="i5b76"><sup id="i5b76"></sup></strike>
            1. <th id="i5b76"></th>

                  天欣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天欣動態 > 行業新聞

                  呼倫貝爾:羊,換種養法

                  時間:2020-08-20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在遼闊的呼倫貝爾草原上行進,長時間的車程后會看到成群的牛羊與放牧人,讓人猛然間意識到,眼前的風景,正是牧民的生計。這個古老的職業,在現代化洗禮下,發生了什么變化,牧民又過著怎樣的生活?

                    多元經營蒸蒸日上

                    內蒙古呼倫貝爾市巴彥嵯崗蘇木阿拉坦敖特希特嘎查是一個規模不小的村莊。這里是“三少民族”之一——鄂溫克族聚居的嘎查(村)。

                    在這個嘎查,村民劉曉華經營的小超市是“集散中心”,火雞面、蒙古月餅、咖啡,“民族的與世界的”都能買得到。十多年前,村子旁邊開了煤礦,劉曉華抓住機會還開起了飯店,出租了自家大院的房屋,日子過得蒸蒸日上,幾年前還在海拉爾買了房。

                    但十年前,她的生活也曾陷入掙扎。

                    20世紀80年代初,畜草雙承包責任制開始陸續在牧區實施,按照與農業相同的思路,草地、原屬集體的牲畜也承包到戶。每戶承包到的草場以千畝為單位,劉曉華家就分到了2000畝草場。盡管聽起來驚人,但草地的承載量有限:養活一只羊需要15畝左右的草場,一只牛則需要上百畝。

                    牛羊需要兩種草場,一種用于日常放牧,一種叫作“打草場”,呼倫貝爾冬季漫長,從9月到第二年5月,都無法放牧。8月開始,牧民會將打草場上的草收割回來,供牛羊過冬。

                    但是20世紀90年代,由于工業化迅速發展以及人口增多,住房用地、農業用地、工業用地不斷侵蝕草原,牲畜量出現過載問題,草地質量日益下降。盡管進入21世紀,國家開始實施退耕還草政策,并畫定了大片禁牧區、生態保護區。但對于承包了草場的牧民來說,放牧局限在自家草場內,常年沒有休養時間,退化問題仍然存在。2010年前后,接連幾年大旱,打草場的草遠不夠牲畜過冬,買草成了巨額開銷。

                    “一頭牛一個冬天要吃15圓捆草,旱情嚴重時,一圓捆草能賣到300元”。劉曉華回憶。國家發放的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不足以應付,很多牧民需要賣掉部分牲畜買草,為此貸款的也大有人在。

                    2012年,劉曉華賣掉了牲畜,將草場流轉給一家草業公司,轉變思路,開始從事多元經營,靠這樣的轉型走向了一家人的小康。

                    向傳統要智慧

                    對于大多數牧民來說,如何與草原共同發展是始終要面對的問題。

                    2019年6月,長時間的醞釀后,新巴爾虎右旗進行了一場改革,在牧民中引起了很大震動。

                    牧業本質上是需要與自然和諧相處,才能得到發展。傳統的游牧,逐水草而居,四季在不同的區域放牧,使得每一片草場都得到休牧的機會,因而循環往復,生生不息。

                    基于保護生態,同時促進牧業發展的思路,新巴爾虎右旗篩選出19個試點,以嘎查為單位建立股份制專業合作社,以此推動產權制度改革創新。

                    克爾倫蘇木芒賚嘎查是最先開展這項改革的。按照牧民自愿的原則,依據草畜平衡的標準,將承包經營的草場及牲畜入股,牧民成為股東和社員,拆除各家網圍欄,碎片化的草場合而為一,優化草牧場資源。

                    芒賚嘎查的草場形狀狹長,規劃圖上是頗為分明的六個部分,除了兩個打草場,分為春、夏、秋、冬四個牧場,從此以后,合作社的牲畜按季節進行游牧。

                    想到這個方法不難,難的是如何動員牧民將承包到戶的草場再次統一起來,以及如何保障各家的收益有所提升。

                    一位能力強的帶頭人與科學的制度設計同樣重要。

                    芒賚嘎查黨支部書記、芒賚畜牧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米吉格道爾吉正是這樣一位帶頭人。在旗、蘇木(鎮)政策扶持下,他帶領合作社在清產核資、組建機構、整合草場、股份設置、股權量化等程序方面進行了一系列設計,并對牧民反復進行了政策宣傳。

                    現在整個嘎查拆除了7萬米網圍欄,整合草場39萬畝。入社牧戶88戶248人,入社率達76%,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入社。牲畜5838頭(只)分為11個“浩特”,分點養殖。說起合作社的優勢,米吉格道爾吉滔滔不絕:首先是節省人力,每個“浩特”推選一戶公認的放牧能手就可以完成放牧工作。其次節省成本,合作社重新合理規劃草庫、棚舍、機井、農機具等設施設備的布局,提高利用率。牲畜業要形成規模,才有盈利的空間,集群化發展才能打造品牌優勢,更有條件與龍頭企業合作,打開銷路。在抗災方面,合作社通過上保險,比單個牧民的抗災能力大大提高。

                    對于轉移出來的勞動力,芒賚嘎查下一步的計劃是成立特色產業園,發展現代牧區旅游,提供更多第二產業、第三產業的工作崗位。

                    求解現代化牧業

                    在鄂溫克族自治旗巴彥嵯崗蘇木,另一種形式的探索也在進行。

                    巴彥嵯崗蘇木黨委、政府針對本地區牧民合作社規模小、經營分散、基礎設施投入不足等現狀,決心扶持新型農村經濟合作組織,聘請了呼倫貝爾學院科技特派員劉及東,領辦合作聯合社。

                    2015年11月30日由內蒙古英倫畜牧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7家牧民合作社共同發起成立了內蒙古英倫畜牧業牧民專業合作聯合社,劉及東被選為聯合社理事長。聯合社流轉了1萬多畝退耕還草的草地,試驗人工種草。7家牧民合作社以羊入股,托管在聯合社。

                    “草原能承載的牲畜有限,要實現增產,既需要提高牲畜的質量,也需要提高草的質量。高科技的發展對于發展現代畜牧業很重要。”劉及東詳細解釋,提高牲畜的質量,主要是引進優質肉羊品種,將本地羊的適用性和引進羊的產肉性能結合,進行配套系雜交生產,同時要提高繁殖成活率。經過幾年來的養殖,目前聯合社已經有改良的基礎母羊3500多只。人工種草的技術也在不斷試驗。

                    但聯合社的作用絕不僅于此。

                    劉及東在新西蘭考察時,對現代化牧業有了更深的感觸。“新西蘭牧業也是以家庭農場為單位,在此基礎上成立協會,協會就是一個聯合體,負責做牧民個人做不了的事情。”劉及東舉例,比如種草、灌溉、育肥、加工等,都由專門的公司進行服務,“每一畝草原都有高資金、高科技的投入,因此他們的草場生產潛力被發揮出來了,一畝地就能養一只羊,15畝就能養一頭牛。”

                    這也是劉及東對聯合社未來發展的期待。“不過新西蘭牧業現代化的探索已有200年。讓牧民了解新的技術、接受新的放牧方式都需要一個過程,我們也要留出時間。”劉及東說。


                  瀏覽(0)
                  來源:| 作者:
                    国产单亲乱视频,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添夜夜欢视频,婷婷五月五,再深点灬舒服灬太大了小说